董志勇: 反对设立房地产税

2019-10-21来源:admin围观:98次

  由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共同主办的2019年第三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暨《构建开放型经济体的战略研究:从“十三五”到2049》新书发布会于10月20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董志勇出席并致辞。

  董志勇表示,房地产调控应“高端市场、中端支持、低端保障”,“但目前情况是低端保障不够,中端支持不足,反过去调控25%左右的高端商品房,这叫本末倒置。我们不要把房地产市场管成了‘养猪场’”。

  此外,在谈到房地产税时,他也明确表示反对。“房地产税是一个怪胎,因为以下几个问题没有解决”,董志勇分析称,第一,房地产税在经济学领域的定义仍有争议。第二,房地产税的前提是划分房屋类型,目前我国的房屋类型有20多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政府完成此项工作。第三,出台房地产税先要厘清居民财产。第四,房地产税是一个折旧税还是一个创新税仍有争议。第五,房地产税和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有关。

  “如果以上问题不加以解决,贸然征收房地产税,而且希望用它增加地方税收,希望用它抑制房价,希望用它调节收入分配结构。千恩万宠集于一身,我个人觉得是很困难的”,董志勇表示。

  以下为致辞实录:

  董志勇:尊敬的洪崎董事长,尊敬的贾康教授,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欢迎大家来到北大经济学院。

  北大经济学院是一个具有108年历史的学院。在108年里,我们和祖国同甘苦、共命运,培养了若干的人才。到目前为止,北大经济学院一共有全日制的本科生700多人,硕士生260多人,博士生190人,我们的教职工队伍(加上博士后流动站)一共是近200人。学院下6个本科专业,9个学术硕士点,4个专业硕士点和9个博士点,以及一个博士后流动站,还有20多个研究中心和研究所。希望在座各位以后还是要继续关注、指导、支持我们经济学院各方面的工作。

  前两天,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的指标,大家非常关注。在前三个季度,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平均起来是6.2%。第一季度6.4,第二季度6.2,第三季度6.0。在一个新常态的环境里,面对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增多的复杂局面,我国国民经济总体平稳,经济结构持续优化,民生福祉不断改善。当然,我们要考虑下一步还存在的风险,尤其严峻复杂的国际环境,关注我们制造业投资和民间投资的进一步下滑。

  这说明实体经济仍面临很多困难,还需要进一步加大落实中央政策,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增强企业家信心,尤其是促进民营企业发展。无民不富,无民不稳,无民不活,无民不强。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差异,背后有非常重要的原因,第一就是很多国有企业不怎么给社会创造财富,就赢得了很高的社会地位,但很多的民营企业只有靠不断的给社会创造财富,才能赢得一点点可怜的社会地位。

  第二个区别就是我们很多国有企业一旦出现问题,没有人会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但是我们的很多民营企业一旦出现问题,就必须有人要站出来承担责任。所以,政府要关注是否有权力失范,这个权力失范表现在第一是否过分的扶大压小,第二是否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第三对于一些产权是否得到有效的保护,包括财产权、人身权,甚至是名誉权。对这些问题我们还要研讨。

  今天的论坛主题是关于中国房地产的基本命题。至少在过去15年,我们要反思我们什么地方说错了,让老百姓吃了亏,我们必须要纠正过来;我们什么地方说对了,我们也说出来,让老百姓能够做理性的判断,因为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和老百姓的生活关系最大的一个市场。

  本来在这个市场里定位非常的清楚,高端市场、中端支持、低端保障,但是目前情况是低端保障不够,中端支持不足,反过去调控25%左右的高端商品房,这叫本末倒置。我们不要把房地产市场管成了“养猪场”。理性考虑房地产市场的时候,我以为至少考虑以下10个因素。

  第一个是我们处在一个怎样的经济运行周期里。第二,我们中国的收入分配结构到底怎么影响这个市场。第三,这个市场里到底具有怎样的一种产业特征,它的消费乘数和投资乘数到底是多大。第四,中国目前的人口因素:人口总量,人口结构,家庭破裂速度和抚养率到底对房地产有怎样的影响。第五,中国老百姓的投资渠道受限,包括中国的资本账户没有开放与它有什么关系。第六,考虑中国老百姓特有的消费习惯。第七,一定要考虑中国的城市化。因为美国的高科技和中国的城市化是影响人类未来一百年的两大因素。第八,考虑中国货币政策。第九,中国特殊的土地政策。最后一个,中国房地产市场是一个政策市,政府到底在里面扮演怎样的角色。

  学术之争。我和贾康老师是有争论的,我一直反对房地产税的设立。我讲过一句话,房地产税是一个怪胎,因为以下几个问题没有解决。

  第一个问题,什么是经济学领域上的房地产税,这个定义是什么。第二,要做房地产税要划分房屋类型,按照目前的研究,中国的房屋类型分20多种,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政府做完这个工作。第三,要搞房地产税先要清产。第四,房地产税是一个折旧税还是一个创新税?第五,房地产税和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有关系。如果以上问题不加以解决贸然征收房地产税,而且希望用它增加地方税收,希望用它抑制房价,希望用它调节收入分配结构。千恩万宠集于一身,我个人觉得是很困难的。

  当然,我也非常希望在座各位同仁学者对这些问题,在一个北大的开放宽容的环境里进行争论。这样的会议非常好。很多是我个人的观点,不代表经济学院。